彩票规则

  • <tr id='iBFKDL'><strong id='iBFKDL'></strong><small id='iBFKDL'></small><button id='iBFKDL'></button><li id='iBFKDL'><noscript id='iBFKDL'><big id='iBFKDL'></big><dt id='iBFKDL'></dt></noscript></li></tr><ol id='iBFKDL'><option id='iBFKDL'><table id='iBFKDL'><blockquote id='iBFKDL'><tbody id='iBFKD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BFKDL'></u><kbd id='iBFKDL'><kbd id='iBFKDL'></kbd></kbd>

    <code id='iBFKDL'><strong id='iBFKDL'></strong></code>

    <fieldset id='iBFKDL'></fieldset>
          <span id='iBFKDL'></span>

              <ins id='iBFKDL'></ins>
              <acronym id='iBFKDL'><em id='iBFKDL'></em><td id='iBFKDL'><div id='iBFKDL'></div></td></acronym><address id='iBFKDL'><big id='iBFKDL'><big id='iBFKDL'></big><legend id='iBFKDL'></legend></big></address>

              <i id='iBFKDL'><div id='iBFKDL'><ins id='iBFKDL'></ins></div></i>
              <i id='iBFKDL'></i>
            1. <dl id='iBFKDL'></dl>
              1. <blockquote id='iBFKDL'><q id='iBFKDL'><noscript id='iBFKDL'></noscript><dt id='iBFKD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BFKDL'><i id='iBFKDL'></i>
                ?
                當前位置:首頁 > 館員風采

                館員風采

                葛劍雄:為什麽說上海解放是戰爭史上的奇跡

                信息來源:澎湃新聞作者:
                發表時間:2019-05-27
                字號:/

                    上海的解放創造了奇跡

                    70年前,在上海解放過程中間,的確曾經創造了一個戰爭史上的奇跡,這個城市的市區部分、中心部分,幾乎沒有受到破壞。不僅如此,居民生活也是一樣維持著原來正常的節奏。

                    葛劍雄說了一段場景:“蘇州河南北還在戰鬥,槍聲不斷,陳毅在蘇州河南面拿起電話,撥到對面國民黨的指揮官,打通電話,讓他放下武器。剛才廣播裏面還在吹噓國軍取得重大戰果,突然停了,幾秒鐘以後一個洪亮的聲音,宣布大上海解放,電臺也沒有停。有公共汽車在往前開,攔路了,不能開,前面打仗了停在那裏,這個乘客會下來,跑到前面去看,前面打好了,繼續往前去開,也沒有停止。自來水、煤氣這些,都照常供應。”

                    這個奇跡的創造,得益於共產黨領導的解放軍,為了保全這個城市,制定了非常詳細的計劃。“當時中共地下黨匯集起來的《上海概況》就有好幾百頁,陳毅要求進城以後不許使用重武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解放軍在城郊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把敵軍吸引到城外,戰爭主要在外圍進行。”

                    “還有就是全體上海人民的配合,如果人民不配合,恐怕也未必能夠取得這樣的機會,”葛劍雄認為上海的契約精神也是在戰時維系城市正常運作的一個重要原因,“上海這個城市的魅力,我們講得比較多的是海派文化,有海納百川的特點。這沒有錯,但是還有一個部分,我們以前沒有註意到的,那就是上海長期形成的職業道德的契約精神。上海的職業道德、契約精神,可以說在全國其他類似城市中間,是達不到的。這種精神對上海的解放、安定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這就要聯系到上海從何而來,上海人是從何而來。”

                    《上海極簡史》 上海從何而來?

                    上海是怎麽形成的?上海人是怎麽來的?從哪裏來的?他們到了上海以後是怎麽發展的?以前西方的學者喜歡把上海形成的過程講得相當簡單,那就是一直流傳的這個說法:上海是一個小漁村,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國際大都市。

                    葛劍雄認為這樣的說法太簡單了,“大家經常自然地得出這麽一個結論:沒有租界就沒有上海。實際上,開埠、租界,只是上海發展一個重要的契機,上海發展的過程中始終有一個很強的推動力,那就是上海特殊的有利的地理環境,在這個環境下面,它的經濟、文化,各個方面,要比周圍同類的縣城要發展得快,而且有很大的潛力。上海之所以叫上海,就是因為在吳淞江的一條支流上海埠形成的,因水而生,因水而利。我們現在經常把黃浦江叫母親河,把蘇州河叫母親河,然而這兩條都不是母親河,歷史上講,先有吳淞江,再有黃浦江。”

                    “吳淞江經常鬧水災,主要原因就是太湖來了洪水,排不出去,很多面變窄了,很多水變淺了。當地一直在尋找一個新的出海口,這樣就把黃浦江拓寬了。到了明朝,再疏通水道的時候,就完全把黃浦江和蘇州河溝通了。黃浦江成為幹流,吳淞江變成支流了。這個偶然的原因,註定了上海以後幾百年發展的優勢。西方人來了建新的海關,也就建在黃浦江邊上。中國面向世界,外貿成為中國主要的對外的經濟交流,上海的優勢就達到了全國第一,甚至東亞都很少有其他地方能夠代替上海。可以說長江流域是中國近千年來經濟文化相對最發達的、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上海本身可以有潛力成為中國最重要的海港,這一切又是通過人來實現的。”

                    上海的契約精神如何形成?葛劍雄認為首先要從移民人口來分析,上海的人口,到解放戰爭中後期,近80%都是外來的移民。移民中來源最多的就是浙江、江蘇。除了這些以外,來自安徽、廣東、湖北、山東這幾個地方也比較多,各地都有,還有外國人。這些移民大多數來自中國比較富裕發達的地區。“比如說周圍長三角,歷史上傳統的江南,也就是南京往下幾個府,江寧府、常州府、蘇州府、松江府,還有太倉等等的,這一塊地方,可以說是宋朝開始逐步形成的中國經濟文化最繁榮的地方。這些地方,商品意識比較強。他們一到上海以後,如魚得水,很快就適應了上海這樣一個新的社會,適應了上海的市場經濟,適應了上海的這種多元服務。”

                    “另一方面,他們通過讀書識字,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優秀部分也是耳濡目染,形成了一種風尚。比如做買賣講究基本的道德,講童叟無欺、買賣公平。還有要重信用,答應的事一定要做到,民間講究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些觀念,到了上海租界裏面,比較容易接受西方傳播進來的、現代的一種契約精神。一種職業道德,並且把它發展成為中國特色的、上海特色的這樣一種生活方式、一種社會制度。”

                    上海的紅色文化資源豐富,在中國近代史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葛劍雄說,除了上面所述的各種優勢,還可以看看革命者的求學路線。

                    “比如鄧小平、蔡和森、聶榮臻、陳毅這一代人,他們有的來自四川,有的來自湖南,他們要去法國勤工儉學,從哪裏走?都是到上海,從上海的碼頭坐上船到法國去。回來的時候,又要經過上海。清朝廢除科舉制以後,年輕人讀書沒有出路了,當時找到的認為最方便的地方,就是日本,從上海一張船票就到日本了,票價可能比到青島還便宜。學成歸來,到家鄉不一定有發揮的余地,有相當一部分人就留在上海。再說上海和江南文化的關系,到了上海,江南文化得到了新的發展。但是另一方面上海也為江南文化走向全國、走向世界提供了一個大的舞臺。”

                    “我們知道的那些大師、名人,他們家鄉並不是上海的,都是到上海以後,或者通過上海,才功成名就的。像陳雲是江蘇青浦(今屬上海)人,他到上海商務印書館當學徒,後來在這裏走上革命的道路,茅盾也是在上海進了商務印書館,後來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共早期的活動,從一大開始,主要在上海。即使中共在最困難的時候,開始長征了,與共產國際的聯系斷了,也離不開上海,這樣的例子非常多。”葛劍雄說,“如今我們思考為什麽紅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能夠在上海發展,中國近代史上這些重大的變化中,上海的解放,上海本地的人、本地的文化因素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這種獨特的作用,來自上海這塊土地的特殊的條件,來自這塊土地上發展奮鬥的千千萬萬的上海人,以及上海的過客、上海的移民。”

                國務院6538彩票

                主任:王仲偉
                副主任:王衛民趙冰張彥通

                中央文史研究館

                館長:袁行霈 館長致辭
                副館長:馮遠

                參事 館員 特約研究員

                所屬單位

                ?